939 冷冷的笑(1 / 2)

天才命师 六阴朝阳 3359 字 1个月前

李中秋的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,只是瞬间,后背就被打湿了,脑袋像是被人狠狠抡了一阵轰鸣,同时也是一片空白,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,身在何处。

秦祥林坐在那里,一双眼睛像漆黑夜里的星,带着深寒和诡异的光,从上空俯视下来。李中秋在秦祥林的面前如同沙漠里的一粒尘埃,卑微到了极致。

精美的灯饰投下惨白的一片光,照得李中秋的脸没有一丁点的血色。

空气凝重,李中秋感觉呼吸已经变得困难,秦祥林坐在那里并没有动,但在李中秋看来却像是一座从天而降的千仞泰山,带着灭顶之灾而来。

李中秋已经这样呆呆站了一分钟,额头的冷汗已经是顺着面颊流淌了下来。

秦祥林就那样坐着,看了李中秋将近一分钟,在这一分钟里,秦祥林那一双如同闪电的眼睛,似乎都没有眨一下。

“秦爷……”

李中秋在巨大的惊恐中恢复了一点清醒,用颤抖的声音喊了一声,秦爷。在这一分钟,李中秋从内心再次将秦林祥当成了江相派一统四大堂口,有着无上威严的祖爷。

李中秋膝盖发软,就想给眼前之人跪下。就像是一个杀人的强盗在佛像前忏悔自己的过错,内心无比的虔诚。

秦林祥冷若冰霜的脸上动了动,下巴斜上方露出了两条非常好看的筋线,让他的整张脸越发的立体起来。

只是,他的神情依旧是那么冷,目光依旧如同闪电。

而且,他还是没有说话。

依旧,一动不动。

李中秋手心的汗,几乎可以变成水滴落下来。后背上像是被人用一块钉板恶狠狠的钉了进去,剧痛让他头皮发麻,脚底如同触电。

李中秋微微点着头,不敢看秦林祥的那双眼。但他知道,那一双眼睛就如用一对冰冷的钩子,就挂着他的面前,已经要将他的灵魂扯碎。

终于,李中秋的膝盖失去了支撑力,身体僵硬,直挺挺的跪了下去。

“啪”一对膝盖重重的敲在地上那从大洋彼岸天价进口而来的实木地板上,发出清脆的撞击声。

声音不大,却是李中秋崩溃的声音。

无论是灵魂还是**,李中秋已经彻底崩溃了。他再无法直视秦祥林那一双眼睛。

那如同九天之上的太阳,可以清除一切障碍直达李中秋内心最黑暗的部分。

黑暗无从隐藏,恐惧如影随形。

“秦爷……我知道错了!”李中秋额头重重的磕在了实木地板上,像是敲响了一面破旧的老皮鼓,发出沉闷的一声响。

秦祥林还是没有动,冷眼看着李中秋像是一条卷缩在暴风雨中流浪狗的身体,冷若冰霜。

这个时候,强壮如同一座山的大树大步走了上来,他那厚重的马丁鞋踩在实木地板发出硬邦邦的声音,如同敲响了一面战鼓。

李中秋好似那躺在鼓面上的一只跳蚤,整个身体都好像要被弹飞了起来。

心脏随着战鼓的鼓点跳动着,越来越重。

大树来到了李中秋的面前,抬脚就踢。

“噗嗤!”一脚,似铁锤落下,毫不留情的砸在了李中秋的肋下。

顿时之间,一股难以言表的剧痛传来了,感觉就像一根烧红了铁棍从那里戳进去了一样。

李中秋的卷缩着的身体飞了起来,像是一条死狗撞在了一旁的红木茶几上。

“咔嚓”茶几一只脚发出了碎裂声。那是价值十几万的茶几,这一裂,身价直降几十倍。

李中秋躺在茶几下面,疼得五官扭曲,口中发出狗将死时候的悲鸣声。

眼泪,鼻涕,口水,还有尿液都不受控制的出来了。

李中秋一条腿卷缩着,一双手却是使劲的挣扎着,挥舞着,神情恐怖。

大树那一脚,没有留有任何的余地。踢出来几百斤的力量,将李中秋肋骨直接踢断了七根,而在飞出去的过程中,又撞在了红木茶几上,脊椎多半也断了。

李中秋在巨大的痛苦中一双眼睛依旧在看着秦祥林,那如同一尊死神坐在那里。